首页 > 新闻 > 副刊>正文

一个元宵节 点亮一座城

2020-02-08 10:13图文来源:南京日报

元宵节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,每年此时,秦淮灯会流光溢彩,汤圆香气四溢。今年元宵节,虽然不能走出家门相聚夫子庙—秦淮河观看灯展,但我们却可以居家猜灯谜、吃汤圆,还可以跟随史料追溯老南京的元宵节花样玩法。 

《红楼梦》中窥见灯会盛况

南京秦淮灯会名满天下,其实南京的元宵灯会早有历史。孙文飚在《江苏地方志》中提到,早在南朝伊始,南京人就有过灯节的习俗,为了祈求风调雨顺、家庭美满和天下太平,张灯结彩的景况开始从深宫禁苑、宗教场所走向民间大众,“灯火满市井”的壮观场景堪称全国之冠。对此,梁简文帝萧纲、陈后主等都曾用生动的诗歌,描绘了南朝利用灯彩来增添节日气氛的社会风尚。尽管隋朝以后的金陵倍受冷落,但元宵佳节张灯、观灯等活动开始蔚然成风了。 

唐代中期以后,评事街北头的笪桥一带就聚居了扎制花灯的艺人,此处也开始出现了南京早期的元宵灯市雏形。从此,银花火树的灯市盛况千年不衰。那时南京人几乎“家家走桥,人人看灯”。 由此,延至清以及近代,南京的灯节都极为隆重。 

值得注意的是,“南京传世名著”《红楼梦》中描述贾元春得皇帝恩准于正月十五上元之日归省庆元宵时写道:“只见院内各色花灯烂灼,皆系纱绫扎成,精致非常”;“园中香烟缭绕,花彩缤纷,处处灯光相映,时时细乐声喧,说不尽这太平气象,富贵风流”。 

《红楼梦》中的元宵节花灯不仅样式多,而且款式新奇,就连制作花灯的材料也是各式各样。元宵节这天你要是来贾府,光赏灯就会让你眼睛忙不过来。 

猜灯谜的民俗依然受欢迎

正月十五元宵节,作为春节中的一个高潮,不仅城市里有灯,元宵节这日乡村也有灯。南京民俗学家刘冻告诉记者,他记忆中的小时候,养蚕的农人会在种满蚕树的田间插上一根很高的粗竹竿,上面挂着一盏灯笼,通过观察灯的颜色变化来预判来年是否会是灾年、收成如何。 

除此以外,刘冻记忆中的南京元宵节是一个盛大的狂欢日。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,“那一年元宵节踩高跷的活动,有30多万人观看,看的人提前一大早就在等了。从中山码头一直表演到鼓楼,我在议事园等了五个小时才等来了他们踩高跷的表演。”场面的壮观程度可想而知。 

还有划旱船的表演也会在元宵节如约而至。“划旱船有个讲究,要和太平鼓的节奏一致。前者是求雨水,而后者则是求不要有水灾,祈求有个好收成。” 

除此以外,老南京人在元宵节还会给去年新婚的女儿送花灯。“以往的观念中,女子嫁人后,要有子嗣方能立足。所以娘家人会在元宵节送花灯给女儿,或由一般亲友送给新婚不育之家,以求添丁吉兆,因为‘灯’中有‘丁’,送灯寓意送子。”刘冻说。 

如今,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,各种欢乐多样的新春活动也层出不穷,但元宵节猜灯谜这项传统的民俗还依然被保持着。“小时候玄武湖边有个老儿童乐园,那边一到元宵节,就会有猜灯谜的活动,学生和老师都会参加,甚至还有学校和学校之间的比赛。”刘冻说,张灯结彩的灯谜让孩子们很兴奋。 

新时代碰撞出新的色彩

不同地域的文化融合也碰撞出新的色彩。刘冻介绍,“明代定都南京以后,南京的文化也融入了凤阳的文化元素,比如元宵节唱小调,原来的江南小调融入了凤阳花鼓和老淮剧的特色,由将细美与粗犷加以结合,将南北文化加以糅合,形成了南京的文化‘不南不北’、‘不粗不细’。历史上多次南北文化的重叠也让南京人的口味‘不咸不淡’、‘不甜不辣’。” 

然而,也有部分习俗流传至今,比如秦淮灯会已经从明朝延续至今,六合区方巷人元宵节“走北”的习俗仍然在散发魅力。江北新区长芦街道文体中心主任方金花介绍道,“走北”是江北新区长芦街道方巷人沿袭500多年的老习俗,是方氏族人为了纪念方巷第一代老祖宗方瑛。每逢“走北”,大家敲锣打鼓,跳跃起舞,非常热闹。方巷人“走北”除了有方氏人祭祀怀祖之意外,还有祛病、散百病、驱病除灾、乞求祖上保佑来年获得好收成、生活越来越富裕、增进亲戚之间的友谊等含意,也体现了方巷人那种亲情、友情和乡情的和谐之举。作为中国的传统节日,元宵节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凡响。而随着宵禁不复存在,人们“夜游”的权利不再稀有罕见,元宵节也逐渐衰落下来。

今年的元宵节,虽然不能走出家门观看秦淮灯展,但我们却可以居家猜灯谜、吃汤圆……无论采用何种形式庆祝,元宵节都是阖家欢乐的春节之尾,这一天的开始也意味着“年就要过完了”。 

作者:王丽华 翟羽责任编辑:刘阳

周刊

近日,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城建城管大会,会上明确表示今年将启动宁芜铁路征地拆迁。[详细]